倪珈眼中泪水未干,世界全都是亮灿灿的模糊,银光闪闪的,偏偏只有越泽的脸格外的清晰,狂风把他的脸都吹白了,短发放肆地飞舞,像他此刻还张扬着的青春。

他上楼的时候扔了外套,此刻白色的衬衫在楼顶的狂风中震动,勾出凌厉的棱角。

今天是多云,没有太阳,可天光才是强烈到刺得倪珈眼睛痛极,他高大坚毅的背影像是被光线虚化了边缘,有些不真实。

天高地远的安静里,泪水砸下来。

首先抗议的是倪珞。

他从地上站起来,悲屈地喊了声:“越泽哥,我的事……”

“不是你的事。”越泽侧身看他,到了这种关头,他的语调竟然还是不紧不慢的,“我要解决的是我们家和宁家的事。至于珈珈,她是你的姐姐,更是我的女人。”他顿了顿,“是未婚妻。保护她的责任,已经不在你那儿了。”

倪珞竟被他这话驳得哑口。

之前舒允墨说宁锦年一定会找越泽和倪珈复仇的,倪珞猜测订婚仪式便是最好的目标。但他知道以越泽的思维,绝对会做到万无一失的。

他既然已经知道宁锦年可能在这座城,可能来伤害倪珈,他就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欢欢喜喜的。

所以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留了那段录音,他只是去找宁锦昊想办法,他知道以宁锦昊绝正的个性,只要把事实真相告诉他,他必定容忍不了宁锦年的。

那段录音完全只是他接到舒允墨电话后,一时的感触和伤心,并没有什么临终遗言的意思啊。他还要牵倪珈走红地毯的啊!

他唯一没想到的是宋妍儿居然来了中式古宅,还把MP3带给了倪珈,结果直接导致今天的一场混乱。

倪珈坐在地上,僵硬地仰头看着越泽,见他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才缓缓站起来,和他视线齐平。

她一句话说不出,也都不想说,这些日子的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太了解他。

她的阿泽,淡漠清净,不喜欢麻烦,爱致命一击,不喜拖泥带水,来去总是无羁绊,却异常地遵守规则。只是,骨子里的执拗和心高气傲是永远不会变的。

他决定的事,不会再有反悔。

为什么直到这一刻她才懂他?她很想给他一个微笑,可根本笑不出来;而他并没有等她,转而看向宁锦年:

“我把你父母送进监狱,执行死刑,你必然要缠着越家一辈子;而我,因为你的绑架和车祸,也必定要追杀你一辈子。既然只能活一个,就在今天做个了断。”

风声里,越泽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冽:

“宁锦昊和其他人作证,这场赌局生死由命。不管谁死了,他的亲人都不准再以复仇的名义去向活着的人寻仇。”

掷地有声。

说完之后,半天竟没人接话。

宁锦月听出了端倪,哀伤地拖着宁锦年的手臂大哭:“哥,你不要答应他,我们发誓离开这里,不再寻仇就是了。你不要答应他。”

宁锦年绷着脸,纹丝不动。

她又冲越泽哭:“越泽哥,求求你不要和我哥拿命来赌,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?”

“锦月!”宁锦年冷喝一声,“不关你的事,不要插嘴。”

宁锦月一怔,捂着嘴蹲在地上痛哭起来。

宁锦年看着她,神色不明,他不想接受越泽的条件。可他很清楚,就算是今天逃走了,暗地里生再多的事,越泽终究会抓到他。

事到如今他失去一切,自认不怕死。可不放心不懂事又幼稚的妹妹,虽然这次她被抓后安然无恙,但下次就不好说了。

想想这些天在外躲避,还时刻担心妹妹的日子真的憋屈至极。不如赌一把。如果赢了,他杀了越泽,算给父母报了仇,还杀得光明正大,再无牵挂,也不会因此被寻仇;即使是输了,换妹妹一命和一个安稳的未来也值得。

妈妈一直都对他说,不管到哪里都要照顾妹妹,到死也不能违背。

宁锦年直视越泽,道:“好!”

旁边的人端来一张破桌子,放在高楼边缘,又放了两把散架的5弹巢左轮手枪在上面。

按规则,最快把枪装好的一方有资格决定谁先开枪。按数学上的概率,先开枪的人理论上要开三枪,中弹的概率是3/5,而后开枪的人只有2/5。

可如果唯一的一枚子弹刚好在第二个或是第四个弹巢……

宁锦昊走到两人中间站定,其余人都是大气不敢出,几十双眼睛全盯着这两个男人。

倪珈立在风中,没有哭也没有伤悲,只有双腿条件反射地打颤。直到这一刻,她才真正开始想一个她从来都没有考虑的问题。

如果越泽不在了,如果失去了这个男人,她会怎么样?

宁锦年精神高度集中着,额角已有涔涔的汗,倒是越泽,亘古不变的从容又淡定。

宁锦昊瞟了两人各一眼,冷静道:“1。2。开始。”

话音一落,立在悬崖边上的越泽和宁锦年各自飞速开始组装手枪。楼顶上的冷风呼呼地吹,几十人的天台上竟没有一丝动静,只有枪支装配的声音。

倪珈看了一眼越泽的手,手指修长,倒弄着那些小铁块像是弹钢琴,这样的视觉冲击叫她更加紧张。只一眼,就不敢看了,一瞬不眨地盯着他的侧脸。

冷风从地面顺着高楼吹上来,吹动他的衬衫呼呼作响。

他低着头,碎发遮住了眼睛,看不到任何情绪。

还是那么出色的面容,鼻梁俊挺,唇角的弧度也无可挑剔。仍旧是疏离专注的,脸上没挂一点儿情绪。

时间只过了几秒,于倪珈,是度日如年。

她心急难耐,忍不住又看宁锦年,他蹙眉带着很深的紧迫感,飞快装着手里的枪,已经拨开转轮,准备往里面装子弹。

倪珈心一揪,猛然看向越泽,却见他已抬起手中的枪,笔直对着宁锦年。

倪珈狂跳不止的心脏像是陡然来了个急刹车。

宁锦年迎着越泽手中的枪口,脸色微白。末了,把手中来不及安子弹的枪往桌子上一推,滑到边缘坠落了。

宁锦年难以置信:“不可能,从来没人装枪能快过我的。”

越泽笑了,不以为意:“你想的太多,想杀我,想替父母报仇,想救宁锦月,还想要重振宁家?可我只想了一件事,保护我的人。”

越泽拨动了转轮,食指往扳机上一扣,拇指一松,手枪在他手里转了个圈儿,递给宁锦年。

第一枪有子弹的概率是五分之一。

宁锦年接过手枪,手指僵硬而凝重,却没有颤抖。缓缓地把手中的枪抬到了自己的太阳穴。宁锦月止了哭,惊恐地看着他。

而倪珈咬着牙,心里不断地祈祷,一定要枪响,一定要枪响。

宁锦年拨动扳机,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一下,转轮转动一格,寂静了。

宁锦月直接瘫软在地上,而倪珈的脑筋像是被人拿刀割了一下,宁锦年逃过一劫,接下来就是越泽了。

宁锦年不动声色地稳稳吸了一口气,把枪往桌面上一推,滑到越泽面前。

越泽神情淡漠,不做停留,手中的枪就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。

这一枪有子弹的概率已经提高到了四分之一。

或许就是这一枪……

倪珈再也承受不住,朝他跑过去。她决定,若是真的枪声响了,他坠落下去,她也要扑上去抱住他。

可倪珞拦腰紧紧搂住了她,另一只手却捂住了她的眼睛。视线被遮挡之前,她看见越泽手指扣动了。

这次心底的悲痛和恐惧让她连喊都喊不出声,心脏真的停了跳动。可寂静中传来左轮转动的声音,再无其他。

倪珈扯开倪珞的手,见越泽的手枪已经离开了头部。

现在的概率高达三分之一。

越泽把枪扔给了宁锦年,重压随之转到后者身上。这下,宁锦年的脸色更白,虽然缓慢但最终还是举起了枪,执着地睁着眼睛,扣动扳机。

又是一声转轮声,倪珈的心狠狠地咯噔了一下,为什么他还是没死!!!!

心里焦灼恐惧到几乎放声尖叫才能发泄。

枪再次推到越泽面前,二分之一的概率。

这下,众人都没有呼吸了,就是这一枪!要么越泽死;要么剩下最后一发,宁锦年必死无疑。

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狠狠盯着越泽。

他竟还是一副沉稳至极的模样,和之前一样,至始至终波澜不惊。

风吹着他的头发嚣张地乱舞,他深色的眼瞳里没有一点儿光亮,漆黑沉静到令人胆寒,让人奇怪这样的从容和镇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。

倪珈定定看着他的侧脸,突然像是放下了什么,平静地说:“倪珞。”

“嗯?”

“记得照顾奶奶和妈妈。”话音没落,倪珈猛地挣开倪珞的怀抱,头也不回地朝越泽奔跑过去。

她扑到他背后,死死搂住了他的腰,用力之大,像是在拥抱她的整个生命。

越泽始料未及,骤然被她这么一撞,仿佛什么东西狠狠撞进了心里。

她白皙的手臂环住他的胸膛,冰凉的脸颊贴在他的背后,声音很轻很软,没有害怕没有恐惧,反倒是前所未有的释然和安宁。

就像,找到了归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