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珈珈!”

越泽满目惊愕扑到桥边,只看见暴雨中黑暗如死海的水面上溅起大片的水花,顷刻间就被波涛汹涌的海浪淹没。

台风来临的大海之上,巨浪颠簸。

越泽翻身越过桥栏,要跳下去,被身后几人死死拦住,大家急得吼:“三哥,台风来了,跳下去会死的。”

“走开!”越泽狠命推开所有人,纵身跳下桥。

其余人傻了眼,眼睁睁看着越泽消失在海浪里,一半人留下掩护,另一半人也纷纷跳下。

台风将至,海水颠簸起伏,越泽奋力下潜,很快找到那只小船,正歪歪扭扭往上浮。举目之处,都没有倪珈的踪影。

浮上水面换气,海上的暴风雨愈发猛烈。

越泽再次潜入水中,海下的水流更加汹涌,渐渐蕴含起不可控的力量。

有同伴游过来要拉他上去,他不肯,他的倪珈掉在这片海里,他怎么能上去?

只是想到她一个人在海底永远地漂流,只是想到这一幕,他的心就痛得没有了知觉。

他恐慌了,脑子里疯了一样浮现她最后惊慌失措的脸,朝他伸手求救:

“阿泽!”

越泽的心痛得像是被刀子狠狠剜下一块,该去哪里找她?

一瞬间,前方深邃的海里似乎飘着一抹红色。

越来越近。

女子像人鱼一样悬浮在海流里,长发随水波漾开,红色的裙摆像花儿一样。她的胸口有一小枚漆黑的洞,汩汩的血水在周遭的海水里抽出了丝。

越泽竭尽全力游过去,抓住她的手,再顺着水流将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失而复得。他再也不会松开,他争分夺秒,拥着她奋力往上游。

终于浮出水面。狂风暴雨劈头盖脑砸下来,她整个人冰凉柔软,如死了一般。

其他的人已摆正小船,扶着船沿随着翻滚的波浪起伏,努力往岸边游。

越泽游过去把她放到船上,自己也翻身上去,手脚麻利地把衬衫撕下来,给她绑绷带止血。她侧着头,黑发遮住了脸,因他的治伤而痛苦地哼了一声。

他冷静地给她绑好,不敢随意动她,把她的头搂在怀里,勉强用自己的身体给她遮住铺天盖地的暴风雨。一面轻声而痛心地安慰:“再忍一会儿,别睡着。我会一直陪着你,别怕。我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他把她湿漉漉贴着脸颊的乱发撩开,闪电一过,他的手凝在半空,整个人像是被冰冷的电流袭过僵硬。

这张脸,哪里是倪珈?

怎么会是宋妍儿?

越泽坐在海边,面色冷峻,望着汹涌奔腾的海水。大雨瓢泼,再一次浇灌他早已湿透的身体。

他已从最初倪珈落海的惊惶中镇定下来,脑子也冷静地思考了。倪珈落水的一瞬间,他就跳了下去,同一个位置,却没找到她的身影。

其他人也在四处寻找,都是一无所获。船都还在,她却了无踪影。

他敛瞳起身,朝岸上走,黑衣人跟上去听吩咐。

越泽脚步不停,眼瞳漆黑,在雨夜中像是被涤洗过的狼眼一样,阴森得闪闪发亮:“她还在离岛上。明天上午五点,海桥解封之前,一定要把她找出来。”

众人面色凝重地跟着,走了一半,有人问:“三哥,那她怎么办?”指了指海岸线上被浪涛冲刷的宋妍儿。

越泽毫无兴趣,冷冷道:“随你。”

那人左右为难,小亮经过他身边,叮嘱了几句,他又跑回去把宋妍儿抱起带走。

倪珈迷迷糊糊醒来,脑子昏昏沉沉,像灌了水泥,呼出的气息带着意想不到的高温。

一夜的淋雨加落水,高烧更严重了,头晕得要命;挣扎着想起来,却发现手脚都给绑住,眼睛也蒙着黑布。

她猛地一惊,彻底醒来,感觉被平放在柔软的地毯上。

身边有人在动。

倪珈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嗯?舒服吗?”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浓烈的嫉妒和不甘,“我和他,谁厉害?”

有力的身体撞击声。

女人吃痛地“啊”,似痛更似快意,媚语如丝:“当然是你,和他,我都要想做你的样子。”

男人这下柔了,带着歉意:“对不起,委屈你了。”

女人心甘情愿哀哀婉婉的:“只要是为你,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森然的凉意从头到脚地袭过倪珈,这不正是宁锦年和舒允墨?

半刻,有人上前粗暴地抓起倪珈的肩膀,把她扯坐起来,一手把她头上的黑布条拉开。

倪珈看见了宁锦年冰冷带着微红的脸。这才发现刚才萦绕不去的摇晃感不是因为高烧,而是她身处船舱内。

小艇随着波浪起伏,舱内什么都没有,只有地毯。

昏黄的灯光下,舒允墨脸泛红晕,她倒不慌不乱整理着衣衫。

宁锦年看着倪珈,目光诡异,突然弯了弯嘴角,像讽刺又像是揣度,一句话不说走出去关了门。船舱内只剩下倪珈和舒允墨。

“知道为什么绑你过来吗?”舒允墨稳稳坐好,双手搭着屈起的膝盖,脸上还留着刚才运动过后的红晕。

倪珈不回,不动声色地把重心靠在墙壁上,摇晃的船身和灯光叫她头晕目眩。

舒允墨没有继续,而是不慌不忙地打量着倪珈。

倪珈落水后掉了风衣,穿着一件红色的抹胸晚礼服,湿漉漉的,身姿妙曼;肌肤原就白皙,被这鲜艳的红色衬得愈发莹润,看着就让人想毁灭;小脸白里透红,长发凌乱湿润,偏偏眼眸静默散漫,有种不拘一格的惊艳。

比起宋妍儿那种精雕细琢的美,舒允墨更嫉妒倪珈这种漫不经心的美。

所以宁锦年派人对宋妍儿下手时,舒允墨提议把倪珈抓来。人被带来时,雇佣人说有别人在追杀她,他们刚好看她落海,捡了便宜。舒允墨饶有兴致地看她,很想知道她现在被握在她手里,是种怎样的心情。可打量了半天,倪珈看都不看她,虽是颓然地倚着墙壁,脸上倒没半分惊慌。

“原来你生病了?”舒允墨凑上前,矫情地要摸她的额头,她反感地别过头去。

舒允墨的手悬在半空,笑:“我帮你治病吧!”说着提起冰镇香槟的冰桶就朝她泼去,冰块和着水,噼里啪啦地砸在倪珈身上。

几块冰钻进倪珈的胸口,她发烧发热的身体被刺激得剧烈一抖。

倪珈死死咬着牙,不吭一声。

舒允墨蹲身下来,凉飕飕地笑看她:“你这狼狈的样子还真讨人喜欢。有没有觉得凉快了点?”

倪珈深吸一口气,努力克制住发抖的身体。她扯扯苍白的唇角,轻浮地瞟了舒允墨一眼:“谢谢。”

舒允墨心里一堵,不爽地抬眉。

倪珈调整好呼吸,缓慢而哑重道:“我猜猜,宋妍儿被你骗了。这么快又和宁锦年恩爱,看来你不是致幻剂的受害者,而是利用了这件事。她以为和孙理坑了你,可实际情况是你们俩将计就计,威胁孙理要了股份。”

舒允墨挑着眉毛,讶异地看了她一会儿,轻笑:“倪珈,你比宋妍儿聪明多了。”

“她以为换个样子,宁锦年就会对她刮目相看?”舒允墨哼笑,满脸不屑,“居然还自信到跟宁锦年提议换女朋友。只不过她没料到,我和宁锦年原就打算坑孙理的,所以将计就计让她和孙理给我下药。我和孙理发生了关系,但宁锦年没有睡宋妍儿,而是拿着视频去跟孙理说宋妍儿反悔,还录下视频要挟我们。换女友协议作废。孙理睡了我,宋妍儿却反悔,还有视频,他于情于理都处于下风。宁家的股份还不是低价卖给我们了。现在,孙理还以为宋妍儿故意设套,录了视频要要挟他呢。”

倪珈强忍着头昏脑胀,讥笑:“只要孙理和宋妍儿对质,你们这出佛跳墙的戏码不就拆穿了?”

“对质?”舒允墨笑,“宁锦年很缜密,派对后就绑了宋妍儿。她这么久不出现,孙理早起了疑心,对什么质?”

倪珈弯弯唇角,宁锦年果真够狠。

栽赃嫁祸宋妍儿,反咬她一口,这下孙理估计恨死了宋妍儿,她要是再出现在孙家的地盘,绝对下场很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