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林上空,高高蓝天。

后来,倪珈心想,估计是亲吻时太激动兴奋,消耗太多体力,所以去吃早餐,她困得几乎要趴进粥碗里。

在她低头捂嘴忍住第五个哈欠时,越泽隐隐蹙眉:“跟我在一起这么无聊吗?”

倪珈忙摆摆手,解释:“不是不是,最近休息时间少,太忙了。”

“怎么会累成这个样子?”越泽蹙眉更深,“你们公司就这么折磨童工的?”

“什么童工?”倪珈白他一眼,不好意思地揉揉眼睛,“倪氏和宋氏一起办庆典,难得一次,过了就好了。”

由于太忙,倪珈周末没回家,这段时间给倪珞打电话也少了。再者,恋爱甜蜜期,有点儿空闲都是和越泽在一起,见倪珞的次数也急剧下降。

她没意识到这有多严重,直到某天,

她绑着马尾,穿着休闲运动衫,坐在排练室的地板上,一边看来自倪氏和宋氏的同事们排练,一边和自发做编剧的同事商量剧本。

某个时刻,倪珞突然出现在排练室里。

“我觉得女二号的这句‘你什么时候来的’改成‘你来了?’比较好。”

倪珈拿铅笔戳着剧本,发觉头顶一道阴影,扭头,倪珞站在她身后,表情酷酷的,拽拽的,十分欠扁欠踹的。

倪珈默默扭回头,继续斟酌剧本。

女同事凑过来:“倪珈,你双胞胎弟弟还是哥哥,好帅啊,有没有女朋友,介绍一下嘛。”

倪珈一头黑线:“他很花心。”

“我想看看他的身材。”

倪珈三观碎了。可妹纸话还没说完:“你们是双胞胎,在不在一起洗澡?他身材怎样?”

倪珈:“……”

“要不要我现在把他衣服扒下来给你们看?”

众人花痴:“好啊好啊!”

好你妹!倪珈低呵:“叫你们妈给你们生去。”她又扭头看倪珞:“你站那干嘛,有话快说,没话快走,忙着呢。”

倪珞睨她一眼,这脏乱兮兮的样子坨在地上,真让人头疼:“说你没女人味,你还真的破罐子破摔了?”

倪珈瞪他,要不是最近累得没力气,真想一脚踹死他。

“你周末干嘛不回家?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?”倪珞挑眉,“你还把不把家里当家了?你也过得忒自由,这个家你想回就回,不回就不回啦?”

倪珈总觉他今天这一本正经的古板样子和以前的他风格不搭,又觉这话耳熟,想了半刻,可不就是以前倪珞常常夜不归宿时,倪珈拿来训他的。

“切!”倪珈哼哧一声,又一愣,这“切”好似倪珞附体。

有种他们两人角色互换的赶脚?现在轮到倪珞教训她了?

倪珞见她又低头写写画画,几步上前揪着她的衣服把她提起来,往一边拖:“我有话问你。”

倪珈一听他这语气,像有大事,不免紧张,难道他知道她和越泽的事了?

倪珞憋闷犹豫着,半天不开口,好像很为难。倪珈更紧张了。

半晌,倪珞却问:“你真是因为忙才没回家?”

“是啊!”倪珈很诧异,“要不然你以为?”

“妈妈以为你不想见她。”倪珞别扭地揉揉头,“我也以为,你还是觉得不和我们在一起,比较轻松。”

倪珈彻底愣住,心像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捧着。她微微笑了,柔声:“等后天庆典结束了,我就回家,好了吧?”

“你对我说什么?”倪珞绷着脸,不自在,“是妈妈叫我问的,不是我。我管你在哪儿?”

这傲娇货。倪珈忍不住搂住他肩膀,伸手揉乱他的头发;倪珞暴躁地瞪她一眼,但也没有实际的反抗措施。

倪珞留下和她说了会儿话,不由自主地被场地中央的排练吸引,当时,正排练女二号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。舒允墨意气风发,英姿飒爽,十分有现场感染力。这次倪氏和宋氏联合做年中庆典,两边的员工都有参加排练,表演节目。

中途休息,舒允墨看到了倪珞,过来和他打招呼。

同事拉着倪珈和她讨论剧本,倪珈一句话听不进去,不由自主注意舒允墨和倪珞。

两人立在窗边,阳光暖暖。一个帅气阳光,一个温婉动人。

舒允墨笑容甜美又娇柔,斜靠着把杆,侧着重心,就把她前凸后翘的身材扭成愈发明显的S。

“倪珞!”

舒允墨这称呼让倪珈顿感不妙,她以前都像姐姐一样叫他“珞珞”。

舒允墨望着倪珞,带点哀哀的愁绪,撅着嘴轻轻笑着,一副乐观又透着微微忧伤的样子:

“我发现我好天真,想替宋家尽一份力,报答收留之恩,没想不懂行情拍错了地,我真是个灾星。”

倪珞安慰她:“你本来不懂这个,当然会犯错。心是好的。”

“因为反悔买地,我受到好多人的羞辱。不过,”她笑得坚强,像电视剧里的励志女演员,“我宁愿给人踩在脚下,也不愿毁了大局让宋家蒙受损失。”

倪珞皱着眉,说:“我就知道宋家的人不是好东西。这种大事就不该交给一窍不通的你,犯了错又把责任推给你,不讲道理。这种事情就凭你,怎么可能懂嘛?”

倪珈:“……”

谁来解释一下,倪珞这瓜娃子究竟是在替舒允墨不平,还是在拐着弯讽刺舒允墨蠢笨?

其实他只是单纯地提到宋明就不满。

舒允墨被倪珞这话搞得一愣一愣,不知他究竟是怜,还是贬。

但她知道倪珞不会暗讽,她换了话题:“最近过得太坎坷。一瞬间从天堂跌落地狱,失去你和妈妈,冷暖自知了。”说着,眼睛就水汪汪起来。

“可你也有妈妈了,怎么会是地狱?难道她不是人?”

舒允墨:“……”

她开朗微笑:“当然啦,我就是要乐观向上,坚强独立,以后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撑起宋家。我有决心的。”

可倪珞疑惑不解:“管理企业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你擅长,你干嘛非要往那儿凑?”

舒允墨:“……”

倪珞继续:“人难道不应该做自己喜欢又擅长的事吗?那样才会开心啊!你看,倪珈就很好,她喜欢做策划,就牺牲睡觉吃饭时间地做这件事,做得很好,也觉得享受。我们家也有倪氏,她不擅长这个,也没拼抢着要管啊。”说到这儿,倪珞不由一笑,“不过她有很多古灵精怪的小聪明,能帮到倪氏的,她一定会尽力。所以我和她这种配合,就会很好。”

舒允墨哑口无言,转瞬又受教地连连点头:“是啊,我知道。不过因为宋家给我的心里压力太大,有时需要情绪发泄一下。跟你说出来,我立刻就觉得好多了。”

倪珞:“嗯,我知道的,你也挺不容易的。”

舒允墨更受鼓舞,连夸带哄:“才多久不见,倪珞变得好厉害,好深沉,是个大男人了呢!以后我要是遇到不开心的,就去找你啦。”

倪珞被她这一连串溢美之词夸得不好意思,尴尬笑道:“我只是随便说说,哪有那么厉害?”

“你看你耳朵红了!”舒允墨化身纯情小少女,伸手便去揪他耳朵。

“倪珞!”倪珈大声喊他。倪珞条扭头,舒允墨的手落了空。

舒允墨幽幽看着倪珈,眼神中有些得意。

倪珈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倪珞的耳朵,红个屁,你以为他是小白兔?

她不得不佩服舒允墨,谎称他耳朵红,明显是提醒他现在尴尬而微妙的气氛。接着,亲密地去揪耳朵,那可真要红耳朵了。

呵,摸耳朵这种亲昵又暧昧的事,她真计划得出来。

刚才要不是倪珞一直没触动,还说了番叫倪珈大开眼界的话,她早打断了。

现在看来,倪珞神经大条,舒允墨在言语上动不了他,但恬不知耻的小打小闹,动手动脚,防不胜防啊。

看倪珞平静的样子,倪珈很确定他现在对舒允墨的感情没异样。可舒允墨要继续像今天这样,她就不确定了。看来,要尽量避免他们两个见面,也必须尽快让倪珞看到舒允墨的真面目。

倪珈微笑:“允墨,接下来要做什么,继续排练吗?”

那是当然,刚才倪珞夸她表演大放光彩:“接着排练啊,主角嘛,有好多人期待着,比不得幕后人员轻松自在。我真羡慕你呢。”

“这也是,那你好好排练。”倪珈说完,挽倪珞的手,“请我吃东西,中午没吃饭,饿死了。”

倪珞和她一起往外走,还斥她:“该!谁叫你只知道写剧本都不吃饭?饿出胃病了痛死你。”

“上天保佑你心想事成。”

“哎,谁想你得病啊?你这乌鸦嘴……”

两人斗着嘴,渐行渐远。

舒允墨立在排练室里,彻底凌乱了。

庆典这天,来了很多人。除了倪氏宋氏两家公司的老板,还有其他相交密切的公司老板,尹夫人,蒋娜,张岚,舒玲等妈妈级人物都来了。

倪珈在后台帮话剧组做准备工作,调试完毕,倪珈已经对简单的设备用得得心应手。手机里的那段视频,她准备过会儿拿在庆典上放。

她有些迟疑,虽然放出去可以让所有人知道舒允墨是宋家的私生子,舒玲是当年的小三。但有两个可以预料到的副作用;一是宋明会对倪家打击报复,以她对宋明的了解,那是个和舒玲一样毫无廉耻的小人。

二是倪珞会认为她过分。现在,倪珞考虑她的情绪,刻意保持着和舒允墨的距离,有事也站在她这边;她理所当然应考虑倪珞的情绪,毕竟是相处多年的姐姐,肆无忌惮地打击只会让不知她真面目的倪珞难过。

她也不知道事后倪珞究竟怎么想。很多事一考虑到倪珞就变得束手束脚。

倪珈内心挣扎时,感觉旁边有人,宁锦月笑盈盈站在她面前。

倪珈看她一眼,没兴趣:“装得难受就不必笑了。”

“可我见到你开心啊。”宁锦月还在笑。

倪珈抬眸:“想打架?”

“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!我找你,是来一起做坏事的。”宁锦月不拐弯抹角。

倪珈耸耸肩:“有什么事说吧。”

“我听宋妍儿说,你有一段能证明舒允墨是宋明私生女的视频,我可以请你在这个庆典上放给全世界知道吗?”

这正是倪珈的打算,但她还是问:“宋妍儿不是也有吗?”

“别给我提那个没骨头的女人。”

宁锦月无语地翻白眼:“他爸收买她,她把那视频毁了。不过她算聪明,说没发给任何人,之前说发给你是气舒允墨的。也多亏你这段时间忙着庆典,没什么动静,不然你就被宋家盯上。”

倪珈看上去没兴趣:“你真聪明,让我发这个视频成为宋家的敌人?凭什么?”

宁锦月很无畏:“你把视频给我,我来。恶人的罪名我替你担。再说,你不也讨厌舒允墨吗?她抢了你21年的生活,你难道不恨?”

倪珈装作无所谓,心里却觉很划算。

宁锦月说:“我就是要让舒允墨把脸丢尽。她休想和我哥哥在一起。”

倪珈突然想到,这和自己想要保护倪珞的心态是一样的。

这么想着,她不免多问一句:“你这么损宋家的面子,不怕宋明报复你?”

宁锦月细眉一抬,满脸不屑:“就凭他?哼,有我妈和我哥护着我,宋家能把我怎样?再不济,锦昊哥哥那边的大家长爷爷也会保护我。”

倪珈心口一滞,在这瞬间,她居然很羡慕宁锦月。

难怪她嚣张跋扈,得罪人无数;难怪她莽撞刁蛮,无人能拦;只因不管是低调的爸爸,精明世故的妈妈,还是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哥哥,都会毫无保留地护她。

即使他们这一脉是宁家边缘,遇到大问题,同姓宁的宁锦昊爷爷那一脉也不会对他们见死不救。

家,本来是一个很幸福的词。

“算上我一份!”宋妍儿脸上挂着冷漠的笑,“珈珈,如果你愿意把视频拿出来,我就欠你一份人情。”

“你干嘛?维护家族形象,收买倪珈,销毁视频证据?”宁锦月扭头看倪珈,“别给她,你难道不想曝光舒允墨的身世?”

宋妍儿勾唇“我是站在你们这边,今天我们三个一起。”

宁锦月:“你不是被你爸收买了吗?”

“我反悔,他能杀了我?股份已经到我手上,他还能抢回去?”

“宋妍儿,你可真是……”宁锦月话撂半截,找不到合适的词。

宋妍儿变了,这冷漠而阴狠的眼神真是……

“不过,说真的,宋妍儿。”宁锦月挑眉,饶有兴致地看她,“你现在这个样子比以前可爱多了。”

宋妍儿寥落一笑。

倪珈看向宁锦月:“我把视频给你,后面的不关我事。”

她把视频发给宁锦月,转身离去。宁锦月主动开战,她求之不得,可能存在的隐患和威胁,能不惹就不惹。毕竟她和倪珞羽翼未丰,对外不要拉仇恨,即使是没落的宋家;对内不要姐弟产生分歧。

她其实很想像宁锦月那样,肆意向宋明和舒允墨挑战。只是,很可惜,没有一个家保护她,她却要保护一个家。

毫无疑问,舒允墨这段时间过得很不顺。

舒玲生日那天的见面式是一个失败。她知道了自己的生身父亲是宋明,却不能相认。

说起来,以前她是倪家小姐时,宋明是她姑父,那时他就很喜欢她,现在做了女儿,他更宠她。舒允墨最近才知道,全因他一早就知道舒允墨(那时的倪珈)是他的孩子。所以他从小对她比对宋妍儿亲。

宋明和宋妍儿的妈妈倪可关系不好,不是热吵就是冷战。

倪可和倪奶奶一样是少见的女强人,无论思维谋略,人情手段,各方面都太优秀,不管在哪儿都压宋明一头。

宋明本对她无爱,结婚前因家庭原因,对倪可穷追不舍,后来全冷面相对,婚姻生活一团糟,连带也不喜欢和倪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宋妍儿。

对宋明这种承担家族压力,郁郁不得志又内心空虚的男人来说,舒玲这种有情趣还代表着反抗不幸婚姻的女人,无疑能把他迷得神魂颠倒。

更重要的,倪可你不是很厉害吗?那么厉害的女人,你的老公偏偏喜欢连你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的女人。

但由于舒玲实在拿不上台面,宋明并没有把关系公开的想法,也不想和舒玲结婚,但两人私下却一直在一起。舒允墨曾怀疑舒玲会失去宋明的心,好奇宋明应该知道舒玲的过去,怎么毫不在意。舒玲只信心满满地笑,说把人绑在一起的不是感情,而是利益。

舒允墨猜不出宋明和舒玲之间有什么利益关系,但这句话她认同。

她把舒玲的利益论用到和宋明的相处上。为稳定在宋家的地位,她把当初对倪家奶奶的说辞用上,说她可以嫁到宁家,借助宁家发展宋家。

宋明没有儿子,原就打算把经营权旁移,舒允墨提出这个方案后,他尝试着让她接触公司业务。且比起宋妍儿,他更喜欢舒允墨。

可惜,舒允墨出师未捷,在买地这件事上让宋家蒙受毁约赔偿,损失更大的是宋家所剩无几的脸面。舒允墨把责任推给宋氏智囊团。

宋明只对舒允墨发了通小火,但给了她好几天脸色。且宋明知道宋妍儿手中有视频后,以20%的股份做封口费来交换,其实也是对她的愧疚。

舒允墨不甘,但也没办法。

宁锦年出差多天回来,第一时间陪她参加庆典,给她捧场。

两人卿卿我我时迎面遇上宋妍儿。

宁锦年和宋妍儿玩过暧昧,让家族间的长辈以为他们有什么,会发展成恋人甚至夫妻。

但现在正面被撞上,他也坦然把手臂搭在舒允墨肩上。

舒允墨身子一歪,紧贴在宁锦年身上,头靠在他肩膀,得意弯唇,笑看宋妍儿。

可宋妍儿异常平静,像看两个不相干的人,甚至有点罕见的冷漠。

宁锦年稍稍诧异,他印象中,宋妍儿是那种怎么欺负都不还口不还手,憋着忍着默默垂泪的软包子。她千篇一律的优雅笑容叫他厌烦得很。今天这种表情他倒第一次见。

宋妍儿淡笑:“宁锦年,你早点儿公开说舒允墨是你女朋友吧;不然遇到哪家的叔叔阿姨,总把我和你扯到一起,有点儿烦呢,”宋妍儿倦怠地挑眉,“搞得我现在约个会吧,都不敢去熟人常去的地方,你们赶紧的吧。”

还没哪个女人说过他烦。她的脸冷淡到陌生,他却忽然发现宋妍儿出乎意料的漂亮。

他虽刮目相看,但没改变对她的态度。

舒允墨嗤之以鼻,宋妍儿这装坚强的戏码太拙劣了。

宋妍儿踩着高跟鞋,袅娜地擦肩而过。

宁锦年回头看了一眼,舒允墨吃味了。

他说只是觉得终于不用再躲,轻松了。但舒允墨看得出来,宁锦年虽然没有因此喜欢宋妍儿,可无疑他对宋妍儿的印象有改观。

就好像以前宋妍儿在他心里是模糊的背景;而今天她的坚决和豁然,终于在他心里留下具体的印象。

舒允墨头疼,可更让她郁闷的是蒋娜。

宋妍儿走后,舒允墨借着机会问宁锦年:“我们什么时候公开关系?”

宁锦年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,没立刻回答。

舒允墨感觉不妙,追问好几次后,宁锦年面露难色:“我妈……”

她明白了,蒋娜那个什么事都利益化的人,看不上她。她顿生怨恨,却柔笑道:

“不要紧,我试着和阿姨搞好关系,不会让你为难。在这之前就算是地下恋也没关系。只要和你在一起,我就很开心。”

宁锦年搂住她,叹了口气:“要是我妈像你这么为我考虑,就好了。”

舒允墨去贵宾室,发现蒋娜坐在落地窗前喝咖啡,只有她一人,适合培养感情。

蒋娜目光投过来。舒允墨脊背发凉,蒋娜表面柔和,却总透着尖锐,叫人不舒服。

舒允墨温柔地打招呼,上前去坐,人刚弯腰,蒋娜放下杯子,不徐不疾:“我不会同意让你和锦年在一起。”

舒允墨一滞:“什么?”

蒋娜微笑徐徐:“你算是受过一些教育的孩子,看不出和他之前的差距吗?以你的身份,找个普通人家会好一些。并不是说你妈妈嫁入宋家,你就是宋家小姐了。”

长辈口中娓娓道来的鄙视,才是最伤人。

舒允墨怒极,反笑:“宁锦年他喜欢我。”

“喜欢又如何?他的婚姻就由不得心。”蒋娜轻轻拨弄咖啡匙,“宋妍儿的爸爸原本喜欢谁?不是宋妍儿的妈妈,可他娶了谁?”

近在咫尺的例子让舒允墨脸色微白。

可她和舒玲不一样,她相信自己对宁锦年的吸引力:“如果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呢?”

蒋娜眼里笼上不悦,不知好歹的丫头。

舒允墨很有底气。强拆恋人的恶毒妈妈VS弱势可怜的爱人,宁锦年一定会站在她这边。

两人僵持时,贵宾室门推开,宁锦年进来,上前搂住舒允墨的腰给蒋娜介绍:“妈,你应该见过的,我跟你说过的舒允墨。”

舒允墨慢慢酝酿,等蒋娜爆发,她就落泪装可怜。

可蒋娜大方一笑:“见过了,舒允墨,我看着喜欢。”

舒允墨一愣,姜还是老的辣啊。

宁锦年听了欣喜,可舒允墨面色不好了,看来蒋娜绝不会为了舒允墨和儿子把关系闹僵,可蒋娜既然看不上她,绝对不会让她得逞。所以,她目的是在宁锦年面前装好妈妈,背地里再设法打击她。

她宁愿她是头脑简单冲动发泄的恶婆婆。舒允墨慌神了,觉得蒋娜的脸怎么看怎么阴森,脑子里飞速想着要怎样才能让蒋娜放过她。

等宁锦年去洗手间时,舒允墨想出一个诱人的条件:“蒋阿姨,你是商人,最看重的还是利益吧?如果我能把宋氏作为我的嫁妆,你还会反对吗?”

蒋娜审度地看她,眼神犀利:“宋氏能到你手下?你是不是太小看宋妍儿了?”

“她用得着我小看?”舒允墨不屑。

蒋娜手指轻点桌面:“如果你真有这个实力,我倒是会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“谢谢阿姨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说话间,宁锦年走来,见两人十分融洽,多说了几句,便带着舒允墨出去。

两人才走,蒋娜脸上笑容冷却。半晌,斜睨换衣间一眼,柔和下来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宁锦月笑眯眯出来,黏在蒋娜身边,亲昵道:“妈,还是你聪明!舒允墨和宋妍儿两边都听了你的。这下她们要斗得你死我活。”

“没有我,她们也会斗,我不过加了点儿催化剂。”蒋娜摸摸她的头,露出母亲的温柔,“家族最怕的是内斗,倪可成了植物人后,宋氏就一直走下坡路。现在他家从长辈到女儿都是没用的。我们接手指日可待。”

“不过妈,我觉得宋妍儿挺笨,肯定斗不过舒允墨。”

“她不笨,只是没找到她的路。她最大的优势是倪家的外孙女,她在宋家受了欺负,倪家人不会不管。”蒋娜拨弄着猩红的手指甲,“把她扯进来,就等于把倪家扯进来。”

“还是妈考虑周到。”宁锦月歪头靠在蒋娜身上,“对了,妈,我试探过了,哥哥挺讨厌倪珈,根本不可能喜欢她。你别一厢情愿了。”

“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?”蒋娜挑眉,“婚姻只是利益,他不喜欢,我自有办法让他接受。”

宁锦月皱眉,想了一会儿,迟疑道:“可妈妈,我喜欢越泽啊,你不要反对好不好……”

“妈妈当然不会阻拦。”蒋娜微笑,“是你哥喜欢的人太不像话。要他像你这样乖,我当然随他所欲。放心,妈自有办法,很快你哥就会接受倪珈,越泽也不会喜欢倪珈。”

庆典压轴戏是秦景倪珈制作的话剧,女一号女二号正是宋妍儿和舒允墨。

倪珈和秦景隐在幕布旁看演员在台上的一举一动,两人正尽情表演。

秦景问倪珈:“她们在台上这敌对样子,几分真,几分假?”

倪珈笑:“管他呢,结果都会是真的。”

秦景问:“对了,后天去湖城?”
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倪珈诧异,她和越泽约会被秦景和尹天扬撞见过。都心知肚明了,但她没说过去湖城。

秦景:“我和天扬也会去。到时一起玩,对了,下星期湖城有嘉年华。”

“很好啊。”

秦景说完,认真看话剧,心里却腹诽,越泽那个神经还真是煞费苦心啊。

情况是这样的。

越泽沉思:“我想和倪珈住在一起。”

秦景托腮:“太心急的话,有一次就再没第二次了。”

越泽皱眉:“我想和倪珈住在一起。”

尹天扬提议:“就说酒店只剩一间房。”

秦景踢人:“智商在哪儿?”

越泽执着:“我想和倪珈住在一起。”

于是,秦景和尹天扬也去了,住总统套房;为联系方便,住一个楼层,挨着,且酒店“混乱”,“不安全”,住一间屋子里分开的两个房间比较好,所以,住在一起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。

倪珈不知道有这么段曲折的经历,没多想。她往台下扫一眼,看见乌压压的同事和媒体,离舞台最近的公司高层们都认真看着话剧。

舒玲很开心,和周围人说着什么,张岚很平静,含着微微的笑,她特意找过倪珈,嘱咐她这段时间忙完了要回家。倪珈答应了,觉得和张岚现在的相处模式淡淡的,不干扰的,挺好。蒋娜的唇角却挂着一丝期盼而幸灾乐祸的笑意。

宁锦月把她们几个小辈的密谋告诉蒋娜了?

倪珈疑惑蹙眉,扭头往后台看一眼,宁锦月已坐在控制电脑前,准备输入影像。

舞台上表演的正好是女主和女配争锋相对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