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的海城万家灯火,市郊的南山上,一条白玉兰路灯点缀的公路蜿蜒向上,隐匿在繁花绿树间。

这里是城市的富人区。

夜太深了。路上安静无人。

倪家祖宅建于上世纪,中式大阁楼加西式洋楼,几十年来翻修过很多次,但一直保持着最初古色古香的风格。园林占地面积大,附近没有别家。

黑色大门外停着一辆车,看不清玻璃后的情景。那辆车在门口停很久了。终于,车上下来一身红裙的高个儿女孩。黑夜红裙,衬得她肌肤格外白皙。

她眼睛大大的,雾气蒙蒙,像星子般闪耀。她刚刚才醒酒,脸颊还有未散尽的余红。她步伐很稳,黑色的高跟鞋半分不晃荡。

坐在车上的男人忠诚地问:“大小姐,您还好吗?”

倪珈摇摇头:“没事了,苏贤,谢谢你把我从KTV包厢救回来,不然……”后果不堪设想。

苏贤颔首,欲言又止。

倪珈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大小姐,舒允墨这个人……您能远离就远离吧。”

倪珈稍稍诧异,盯着车内的忠仆,好歹他曾是对舒允墨忠心的人,她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找人调查了,包厢里的那些男人是舒允墨叫过去的。”

春天的夜里,冷气顺着倪珈的小腿往上窜。

她并不觉得意外。她和舒允墨恩怨太深,但她以为她不至于用这种手段。

倪珈问:“你怎么会查她?你在这个家里和她一起长大。”

苏贤道:“我只对倪家的人忠诚。另外,小姐,正如我刚才在车里和你说的。舒允墨正在抢夺你的家人和一切。你必须有所行动。”

倪珈问:“什么意思?”